吹沐题橙

不以文字悦人,只为自己开心。

晚安

*忘记推上来我的锅
*付萧然/水月


这个故事是在付小软还没出生前发生的,准妈妈水月的一个小秘密,至少是对未来儿女要保密的。

看着越来越大的肚子,别人家大概会欢呼雀跃上几天,可水月心里只有满满的悲伤,倒不是因为会变胖什么的,变胖好解决呀,反正付萧然都喜欢……
只是喜欢的程度么……水月自个琢磨许久还是打算问个明白。

于是在付萧然搂着水月快要睡着的点,水月悠悠开口了,“呐,以后阿,如果有了女儿,你会喜欢我还是她多一点?”
“你应该问我喜欢大女儿多一点还是小女儿多一点。”
阿……意思是说以后要生两个么。水月有些难过,那就意味着付先生的喜欢又要少一点了。
水月想自己应该发起抗议,于是气哼哼就开口:“我不想生两个,很累的。”
真实原因么,大家都懂的。
但是对上付萧然迷茫的双眼,轮到水月懵了,难道刚刚有说什么奇怪的话?
“我没说生两个丫?”
“阿,难道你还想要更多?”
这回付萧然笑了,他大概知道水月的想法了,但是他不想戳穿她,这样的水月太过可爱。
“我会喜欢大女儿多一点,小女儿自有人会去喜欢的。”
没来由的一句,水月愣了下,觉得应该替小女儿打抱不平一下。
“凭什么呀……”
“该睡了吧,大女儿也该长大些了……”付先生迷糊地回应了一声,就半合上了眼。

作为一个准妈妈,水月确信自己还没有女儿……
那那个大女儿是指,自己吗???
水月嘴角抽搐,啧,又被占了便宜。

她稍微挪下身子去吻付先生的嘴角,付先生忍不住笑了出来。
“敢情你刚才是装睡呀……”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我来做么?”

“既然你都表白了我那么多回了,亲你一下也不过分吧?”
“这是今日份的晚安吻!”

水月朝他笑的那一下,付萧然觉得万物都不如她。

早安

*我就是随手一打
*付萧然×水月


水月没想到有一天是这样被人叫醒的,腰上一紧就被人捞了过去。
并不需要喊些流氓变态什么,捞她的人是自家的付先生,阿阿虽然这样说还是有些羞耻。

付萧然扯她的时候眼还没睁开,懵懵懂懂地就把水月当枕头抱,等到嗅到熟悉的味道时下意识就往来人颈窝里埋了。
水月动怕把他吵醒,静怕把自己憋死,就这么烦恼的纠结了几分钟,怀里那人说话了。
“我昨晚做梦了。”
没来由的开头,声音像是从好远的地方传来的,大约是还没睡醒。
“阿……做梦不是很正常么?”
“有梦到你。”
刚才还别扭着的水月忽的一下就不动了,整个人静止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似的往下看,付先生还是那副姿势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确定好付先生刚刚不是在打趣她的水月腾地脸就红了,呃……这句话总能让人浮想联翩阿阿。

“梦到我们第一次见面。”像是感到水月逐渐上升的体温,付萧然嘴角翘了起来,对于这样的水月过分喜爱。
“哦…”莫名有些失落。
“当时你朝我伸出手,问我愿不愿意和你走……”付萧然绝对是成心气她,说话永远是一半,前一半是糖,后一秒渣就来了。
水月索性就不抱有期待地哼了一声,示意自己在听就行。
“然后我就毫不犹豫地和你走了。”
“嗯……阿阿?”刚打算敷衍过去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所以付先生这是早安的表白吗??呀呀,少女心立马就膨胀的水月害羞的抿起了嘴,说到底还是个容易羞羞的孩子。
“嗯…你手里有我喜欢的炸串串。”付萧然成心看她生气,就在这时睁开了眼,看着自家女孩一瞬间鼓起来的脸颊,心里有说不出的开心,大约是恶趣味了。

“最喜欢的人和喜欢的串串,你说能不秒选吗?”
付萧然一手扣住她后脑勺就亲了上去,边亲边笑,“嗯……这是今日份的早安表白和早安吻。”

文字说有敏感词【其实并没有啊】就来图片了,好久不见//

【君心我心贰|萧月】守

*三部曲最后

水月喜欢窝在付萧然怀里睡觉,这点自付萧然成功逼问水月后益发放肆了。

“啧,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
“放屁,这叫安全感!!!”

付萧然看着双手勒着自己腰并且哈喇子快要流到枕头上的水月,想起不久之前水月问他究竟喜欢自己哪点呢。
他似乎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思索了许久,“对你有印象应该是在你粗暴地不像女子一般爬上房顶暴力救翡翠那次。”
“……你夸我就夸我能不能前面别加这么多前缀?”
“还有什么叫做有印象,我这么优秀的女子不应该是一见钟情才对嘛???”
付萧然快被水月气鼓鼓的腮帮子逗笑了,“可我认同你那次救人的行为。”
水月眼神顿时亮了,“怎么说怎么说?”
“很勇猛。”
“……………………”
水月内心崩溃,这是形容女孩子的词吗??
“呵呵,你咋不用生猛呢?”
“也行。”

付萧然看着水月快要扭曲到变形的脸,攥拳放唇边,忍了忍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很勇敢。”
“啊?”
刚才被打击到不得已匍匐在桌上的水月猛然一个惊醒,瞪大了双眼盯着付萧然。
“我说,这样的水月,很勇敢。”
“这是……”肯定的,三个字还未说出口就被付萧然堵在了嘴里,她看到付萧然的睫毛在她眼前颤呀颤的,像羽毛一样挠的她痒痒的。
她听见他说,“这样的水月,我很喜欢。”

“你变了。”
“啊?”付萧然显然没跟上水月的节奏,一般女子在结束一个深情绵长的吻后不是应该害羞再加上一句句甜到腻死人的情话么?啧,果然不应该对注孤生的丑女人抱有幻想的。
水月调匀气息,开口:“付萧然从不做亏本生意的。”
“……”
水月伸开双臂,圈住付萧然再一点点收拢,把头埋在他的颈间,还意犹未尽地蹭了蹭。
“我勇敢了一次,”
“你守了我一辈子。”

……

付萧然万分嫌弃,不情不愿,痛苦万分地替水月拭去了嘴角的口水。
然后陷入了漫长的苦恼沉思。
很烦躁,好像喜欢的不只粗暴这点。=_=

【君心我心贰|萧月】喜

微博点文~

“付萧然,我陪你去吃炸串串呀。”

付萧然抬头时,对面是巧笑倩兮的水月,他有些呆愣,然后不自觉地伸出手,
打了下水月的头。

“你干嘛呀!!!”
付萧然点头,这样果然才是丑女人。
“我问你。”
“??”
“你买通炸串串摊贩下毒了吗?”
“没啊。”
“清月教打过来了吗?”
“???”
付萧然蹙眉,“这很奇怪,”
“?”
“难道你烧了脑子?”
“你就不能想点好的吗!!!”
“那你说,”付萧然挑眉,
“为什么?”

水月看到付萧然攥拳放在嘴边,眼角眉梢挂着促狭的笑,本该懊恼却似被春风拂过,有些异样的感觉,又被刮来了。

水月听沐翩然说过些日子星辰山不远处会有赋诗会,虽然因为在门派附近居民不是很多,可其盛大的排场特别是结束后的绚烂烟火还是吸引了很多慕名而来的人。
“我不会和你去的!!!”水月双手摆在胸前比了个‘叉’,脸上大写的拒绝。
“我有说要和你去吗?”沐翩然一脸嫌弃,脸上却不自然地闪过一丝红晕,“我好不容易才和师父约好了一起去的。”
水月笑着用手肘戳了戳沐翩然,“啊,原来是佳人有约啊。”
内心os:付萧然会不会来邀请我呢???肯定会吧!!他邀请我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拒绝??怎样接受才显得自然一些??

显然前面假设都不成立,付萧然连通知也没通知她。
啧,明明不久前才说过我可爱的,水月趴在木桌上,满怀期待却落了一场空,病殃殃的样子。
男人真善变。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为什么?
水月被问的愣了。
为什么呢?
“我已经很久没出过这个王府了……”
她撒了个蹩脚的谎。
可付萧然只是耸耸肩,“好吧,随你咯。”
这算是,同意了???水月悄悄在心里打了个勾:利用付萧然计划第一步,成功。
水月瞧了瞧外面,心情好像没有想象中的兴奋。
大概,是在利用吧。

当天。
赋诗会的排场果然很大,而且节目很多,但对于在对诗上没有什么天赋的水月和无心插一脚的付萧然来说简直无聊到透顶。
于是唯一看得上眼的只剩下了炸串串。
看到摊贩的付萧然两眼放光,对水月嘱咐了句不要乱跑就消失在了人潮里。
“诶!”水月还没来得及喊住他,伸出的手又讪讪地收回来。她望着旁边黑压压的人群,左顾右盼显得不知所措,心里空荡荡的。
为什么呢,明明人这么多啊??

“付萧然?”她试着喊了一句,可人这么多,一人一句早把她的话给淹没了。
“你再不来我就走咯?”水月望着身边一个又一个的人头,猜想自己是不是有密集恐惧症,怎么每看到一人,心里只剩下了失望和恐惧。
“你再不来我就哭给你看,到时别人都说你欺负我,看你怎么当掌门!还正派呢,我呸!有这么对待客人的正派吗!!!”怎么可能有人回应啊,那小摊贩早不知道哪去了。水月懊恼地挠了挠头。
“你再不来我就要丢下你啦!!”

“是我丢下你吧?”
水月顿了一下,动作似被放缓了,一帧一帧地扭过身。
旁边不知谁喊了一句,“烟火大会开始啦!”
“嘣”
于是水月转身时瞧见了付萧然,和他身后的绚烂烟火、一直闪亮着的万千星辰,她看见那些光芒就这么肆无忌惮地落在付萧然的发上。他像是上帝的宠儿,于是光给他渡上了绚丽的色彩。
不然怎么她眼里的他可以这么耀眼?
就像是,
天地为他而生,万物朝他而开。

放屁,什么利用。

人群好像都拥挤向了烟火的升起地,离烟火较远的付萧然水月这里人倒是少了不少,足以让水月一步步朝付萧然走进。
付萧然笑眯眯地看着朝她而来的水月,打趣她,“你装可怜我也不会分给你炸串串的。”
烟火一直在放着,周围还是闹哄哄的。
水月听不见付萧然说什么,但她清楚自己想说什么,想要什么。

“付萧然,你要喜欢我。”
“啊?”
水月踮起脚凑近付萧然,一口咬住了他手握的一串团子中最上面的一个团子,以至后面的话说的含混不清。
“因为我喜欢你啊。”

“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次?”付萧然歪了歪头示意水月自己真的没听清楚。
水月像是懊恼一样红了脸,清咳两声,“我说,串串真好吃。”
“哦,是吗?”
付萧然眉眼弯弯,“那你以后多买点给我吃好了。”
他刚刚听的清清楚楚。

【君心我心贰|萧月】酒

*三部曲的酒篇,篇幅短,食用愉快~

付萧然想起多年前的事。
水月握住他的手,脸色绯红,轻声告诉他。
“酒要少喝。”
如果不是那么煞风景的话,他还挺高兴她帮自己解酒的。
付萧然顿了,还是没有告诉她,喝酒已经成了习惯,戒不掉了。

“其实为了让你帮我解酒,我还特意多喝了几次酒。”付萧然就这么坦然地告诉水月,眼睛明亮的仿若撒了一地的月光。
“臭不要脸!”水月气哼哼地鄙视他。

“喝酒是一种习惯,”
“可习惯的不只是喝酒啊。”
付萧然嘴角扬起,满意的看着眼前人的耳根一点一点染上粉红色,凑上前去亲了她一口。

【君心我心贰|萧月】任水东流

*这篇送给小可爱 @皖楠
*希望你们喜欢

付萧然不知道去做什么事了好几天都没有回来。

第一天,
“今个老百姓啊真啊真高兴!”
“老娘再也不用受那个臭道士的管束了!”
水月为了庆祝叫侍女摆了张床,自己躺在床上晒太阳,六月的太阳真是太可爱。
“啊啊啊啊,晒脱皮了!!!”

王妃:“你有没有听见有野猪的嚎叫?”
王爷:“我王府怎么可能有野猪?”

第二天,
“臭道士没我的第一天肯定想我想到睡不着觉吧。”水月托腮吸着王府最新送来的新鲜果汁。

第三天,
水月去医馆坐了一上午的诊,回来时回头望了眼门上的牌匾:爱月楼。
那还是她缠着付萧然给她建的,虽然付萧然本人很嫌弃了。

第四天,
水月问身旁侍女,“大康是不是有很多美女?”
“是。”
“大多聚集在哪?”
“这……”侍女歪头想了想,“百花楼?”
“啧,你说我现在赶过去会不会将付萧然捉奸在床?”
“呃……”侍女汗颜,“应该不会吧,小王爷应该不会这么做的。”
“哼,他可是说过喜欢大康所有美女的呢!”
那还不是娶了你。
侍女在心里腹诽。

第五天,
“镜花,镜花在哪?!!我要出去!!!”水月一大早在王府大吼大叫。
“吵死人了,大早上的!”
水月嘴里被人塞了东西,只好呜呜哼个不停,待到她转过头时却是被那人迷了眼。
那人长的是人间绝色,可若说绝色吧,这世间的一花一叶,一草一木,山遥水阔,又有哪一个担待不起这词?

水月闭了嘴。

她从没对付萧然说过那句话,那句被大康有情人说到烂了的话。
春风十里不如你。
在她心里,春风十里,生灵万物也不及付萧然此刻的眉眼一分啊。
水月朝他跑去,最后还剩一点距离时干脆并做一步跃过去扑到他怀里,心里其实已经涌起了细细密密的欢喜可脸上一定要做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她咽下炸串串,朝付萧然嫣然一笑。
付萧然莫名有些恐惧。
水月把嘴边的油渍蹭在了付萧然的衣角上。
“你这丑女人!!!!”

付萧然嘴角抽搐,恨不得百米冲刺去沐浴,可……
他低头与笑眯眯的水月对视。
“付萧然。”她唤他。
“干嘛?”付萧然一副气哼哼的模样。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他一愣,“说人话。”
水月扯过他手臂,将他拉的弯了腰,凑在他耳边,
“我想你了。”

付萧然扬起下巴,将手臂从水月手中抽出,晃了晃还带有油渍的衣角。
“子曰:‘来而不往非礼也’。”
“???”
“蠢。”下一秒水月见着了放大了数倍的付萧然的脸。
水月心里嚷嚷,好看是好看,可是太大了吧?!!
再下一秒,她感觉付萧然的唇轻触她的嘴角,是细腻轻柔的点,可最后还是恶作剧似的啄了她一口。

她还在发愣,就听付萧然说道。
“意思是,碰到喜欢的人,不要犹豫,非礼她吧。”

后记

水月:虽然我读书少,可是我怎么总觉得怪怪的????

【君心我心贰|萧月】两清

*是玻璃渣慎入
*下星期大概有糖【不知道几人能看到w

我发现自己喜欢付萧然是在一个高的冷死人的山巅。
妄心观,星辰山。

“虽然你这人挺讨厌,但住的地方倒是挺好看的。”我望着天上的万千星辰禁不住迷了眼。
付萧然笑着看了我一眼,“你这人也真是讨厌,喜欢我就直说啊。”
我心跳快了一拍,好像再快一点就跳出来了。
我赶紧对上他的目光,发现他又转过身去了。
没被发现吧?
我捂着心口,脸上烫的可怕。
他又悠悠道:“何必还带上星辰山呢?”
“直接说就好了嘛。”
真是个自恋的道士,我心里嚷嚷道,但碍于寄人篱下没胆说出口。

“道之大者心怀天下。”
“你这破道士又在嚷嚷什么呢?”
他没回答我的问题。
“从这看,好像能看到很多人,他们都在做着自己的事。”
“是不是所谓正派都要心怀苍生呢?”
我转头看他,他的嘴角是还未散去的笑意,我才发现那笑意不曾达到眼底。
“佛不渡他们,我来渡。”
我缓慢地转过头,像失了智,动作截成一帧一帧。
我们之间的距离近的转身就可以拥抱,却像隔了条银河。
可我不是织女,他不是牛郎。

“我该收拾行李了。”
他诧异我突然开启的话题,扭头看我。
我眼底是浓的化不开的笑意。
我想,如果可以,我想哭。

那晚,我站在星辰山上看风景,他站在星辰山上看天下。
我终是把那句,“你不需要渡天下人,你只要渡我。”给咽了下去。

水月若还是那个17岁以前的水月,那个还只是想要医尽天下人的水月该有多好。
至少没有遇见付萧然。

【君贰|萧月】是浩劫

*放弃作业 向死而生

水姒歌喜爱游山玩水,某次途径定南王府,想着与小师妹多日不见去叙叙旧就劳烦守门的侍卫去通报一声。

被一声通报吓醒的水月看看餐盘狼藉的桌面,捂了捂脸:早知道师姐今天要来就不要吃那么快好了,现在拿啥去招待人家啊……

灵机一动的水月眼光瞄向了付萧然偷藏炸串串的地方。
“付萧然,对不起了,嘿嘿嘿……”

“师姐师姐,久等啦……”水月端起盘子就朝水姒歌屁颠屁颠地跑去。
谁知半路跑来了个背着麻袋的付萧然。

“停停停!!”付萧然撂下麻袋就冲过来。
水月猛一刹车。
“这不是贫道藏起来的炸串串???”
“拿来招待师姐嘛……”水月还是有点心虚,说话声音小小的。
付萧然敲敲水月的额头,“胆子越来越大了啊……”
水月见付萧然没真生气,就撅嘴抗议:“付萧然,串串重要,还是我重要?”
“当然是炸串串啦,难道你以为是你??”
“不过了不过了,谁稀罕跟你过谁就过吧!”水月快被气炸,把盘子甩在付萧然手上就要跑走。

“我稀罕跟你过呀!”
水月的手腕被拽住,回头时那人的眉还是扬起的,桃花眼还是那么好看,好像还是初见那个模样。
他好像站在那,就是她眼中浑然天成的一幅画。
水月不争气地脸红了,这道士怎么看了那么多年还没腻呢!
“过……过就过呗。”她低下头,脸红的不得了,却还是回扣他的手。

“喏,给你几个桃子作为丑女人乖乖听话的奖励。”付萧然往她手里塞了几个桃。
“什么丑女……”水月抗议的话就生生哽在了喉咙里,她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医宗的桃子。

她身份特殊不方便时常回清月,加之舍不得付萧然只好天天瞧门前那一棵桃树思人,思师父,思师姐,思师弟……
天知道她多想回清月。
外面那么大,可总归清月才是她的根。
她记得昨晚付萧然问她,
“你不回清月去看看吗?”
“哪用回,你在的地方不就是我的家吗?”她难得一见的笑的温柔,眼光却落在了那棵桃树上。
她望着被硬塞到手里的几个桃,眼睛忽然酸涩。
原来他都知道。

“可小绝子说还要有几天才能送到。”水月抬眼,目光越过桃树,眼里只剩下一人。
付萧然俯下身把她被风拂乱的发别到耳后。
“可你想要。”

水月踮起脚恰好吻到付萧然的眉梢。

有个人,你只会一天比一天,更加爱他。
是浩劫。
水月嘴角弯起。
她认了。

ps:
一旁的水姒歌从麻袋里掏出几个桃,丢了一个给旁边观戏的付雨清。
虽然饿着肚子,虽然被硬塞了狗粮,但还是要保持微笑的水姒歌用很真诚的语气,“尝尝我们医宗的桃吧,很甜的。”
付雨清摇头叹气,“问世间情为何物……”
水姒歌咬了口桃,“不过一物降一物。”

【君心我心贰|萧月】绝色

*发完就跑

“月姑娘是魔教的人。”
水月心里咯噔一声,脑袋里的瞌睡虫被侍女的一句话赶了个精光。她屏住呼吸,被子上拉盖住嘴巴。
“小王爷可是正派的掌门,他们两个真的能毫无芥蒂的在一起吗?”
嘿,听声音好像还愤愤不平的样子。说的好像我能看得上你们小王爷的样子,谁爱稀罕就稀罕去!
略略略!水月朝声音传出的方向吐舌头。
吐了一下,还是心虚的摸摸鼻子一把扯过被子盖住头。
好吧,她还真稀罕。
“嘘,你小声点,可别把小王妃惊着了,待会儿又要闹起来了。”
我就这么恐怖吗???水月黑人问号脸.jpg

“你,去帮我找一根细线,要红色的,越长越好!”水月扯着嗓子指挥门外的侍女,她还留了个心眼:特意叫的是刚才那个议论她的侍女。
我就是这么小心眼.水月jpg
配不配的上丫还要你来评价吗,水月气鼓鼓朝匆匆离开的侍女做了个鬼脸。
后方的侍女:惊悚.jpg
水月转过身,两手叉腰,“还有你!”
“小……小王妃……”刚来不久的该侍女对于水月一直有着敬畏之心(休息时其他侍女都谈论水月的英勇事迹),“刚刚刚刚……”
水月与她擦肩而过,嘴角带着轻蔑的笑意,“本姑娘真正闹起来,付萧然都管不了。”
刚刚我真是帅死了!水月边走边感慨。
偷偷给自己点个赞.jpg

那个点子是在听侍女议论时候想出来的,什么安排和布置也都是临时起意。
应该不会出差错才对,水月再次打量了自己房间一眼就走出去吩咐门边的侍女,“付萧然来了也不要告诉他我在哪,如果他要卜卦就告诉他千万不要卜自己和至亲之人的卦象。”
侍女才应下水月就哼着小调跑出去了。
其实月姑娘也没有姐姐们说的这么可怕……吧?

付萧然是在接近夜晚时回来的。
小侍女困到打起了瞌睡,可是一听到脚步声又吓得惊醒过来,两眼如迷路的小兔一般望着付萧然。
对视了大约有一两秒。

“哦哦,小……小王妃让我告诉您,千万不要卜自己和至亲之人的卦象!”
付萧然眨眨眼,略带疑惑地扫了眼房间:屋顶,没有暗器,门后,没有暗器……
“不要让我卜至亲之人的卦象……”,他托起下巴细细斟酌这句话。
一旁的小侍女反应过来却忍不住红了脸,不敢惊扰眼前的人,只好自己小声嘟囔:“月姑娘回来,我一定要反驳她,这哪是臭道士啊,明明这么帅……”
斟酌了一番的付萧然眼光最后锁定到了地上一根不起眼的红色细线上,他有些哭笑不得地提起地上的红线,“这丑女人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莫不是还要让我寻着这根线去找她?”
一边吐槽一边摇头叹气的付萧然却也是寻着那根红线慢慢摸索,很快身影就消失了去。
小侍女怔怔地望着付萧然离去的背影,喃喃道。
“可你还不是喜欢的紧……”

付萧然找到水月时,水月正靠着一旁的石桌呼呼大睡,当然如果忽略不优雅的睡姿和淌了一桌的口水,画面还得挺唯美的。
付萧然嘴角抽搐,用手指擦了擦水月嘴角的水渍,“啧啧,睡姿这么不好看,铁定嫁不出去了……”
“哎不对,我怎么还是娶了你呢?”
“我苦恼的应该是怎么碰见你这丑女人后,脑里只剩下的是要喜欢你,还是要更喜欢你了呢?”
嘴巴上嚷嚷,手上还是把水月打横抱起,动作虽然轻柔但还是惊醒了睡不太踏实的水月。

水月迷茫地睁开眼,见是付萧然就抬手环住他的脖子。
“你这臭道士,我要投诉你!!”
“???”
“怎么这么久才来啊……”刚刚还元气满满的声音顿时就充满了怨念,水月委屈巴巴地瞅着付萧然。
“有没有人说过你哭起来的样子特别丑呀……”
付萧然嘴角扬起,轻轻低头吻去她眼角还未散去的怨气。
“好吧,你的吻还真挺有效的。”水月缩缩脖子,还好这里月光不好恰好遮住了水月脸上的红晕。
好像这么一亲,等了这么久的不满就这么消失殆尽了。
哼,我没有说原谅他!

“……你没有啥要和我说的?”
这回傻眼的轮到水月了,“???”
付萧然举起自己手指上缠绕的红线。
水月笑眼弯弯,“好巧,另一端在我这。”
“我想说,如果我们不适合,如果我们没有缘分,那我就自己创造。”
“你不需要做什么,你在原地等我,不要跑,就够了。”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那天月色真好,可付萧然眼里的月亮小姐笑靥如花更是说不出的动人。

付萧然凑近水月,额头与她的相抵,他叹息一声,“笨啊,这些明明是该我说的……”
付萧然眼中有水月,还有水月眼里倒映的漫天星辰。

“真好。”付萧然嘴角一扬。
“?”
“我眼里有一个你。”
眼里就有了全世界。

番外

“儿啊,你怎么就这么闲呢?”王妃瞧着手中的《定南王府侍女守则》,更是一眼就瞥到了那大红加粗的:严禁在背后议论他人。

付萧然攥拳在嘴边笑笑。
“不想某人在我不在时受委屈罢了。”